利用中美冠科数据库,快速查找所需模型
OncoExpress|HuBase|XenoBase|MuBase

人源化模型

在我们的多种模型中评价人类疾病的靶向免疫疗法

oncology-magnifyglass.png

了解用于评价人生物疗法的人源化与部分重构模型及体内实验平台

尽管免疫治疗目前逐渐成熟,开发新的免疫肿瘤学药物仍然面临很多挑战,其中之一就是缺乏可应用于免疫治疗研究的临床前模型,包括拥有人源化免疫系统的模型。此类模型是用于评价新的人类抗癌药物的最新锐平台。

在中美冠科生物的体内免疫疗法转化医学技术平台中,我们开发了一系列人源化模型,可以满足客户在不同领域的多种需求。

在HSC-PDX模型中利用人免疫系统对抗人类肿瘤

我们的 造血干细胞 (HSC)人源肿瘤异体移植模型 (PDX) 将我们的超过 2,500个 HuPrime® PDX 模型 与Jackson Laboratory的人源化CD34+ NSG™ 小鼠 (HuNSG)相结合.

HSC-PDX平台利用人类免疫系统对抗人类肿瘤,是一种鲁棒(Robust)的体内评价潜在的新免疫疗法药效的实验平台,包括:

  • 评价联合治疗
    • 免疫疗法与免疫疗法
    • 免疫疗法加靶向疗法
  • 新靶点检测和评价
  • 转化群体研究,以获取敏感和不敏感群体的情况

寻找更简单的方法?

从简单选择到完整的干细胞重构方法,中美冠科生物通过结合人外周血单核细胞(PBMC)和细胞系来源的异体移植模型建立了具备瞬时重构的人免疫力的 MiXeno™ 模型。我们的 MiXeno 模型目前包括乳腺癌、结肠癌、肺癌、淋巴癌和黑色素瘤等多种癌症类型。

The MiXeno 平台能够用于一系列免疫肿瘤学研究,包括类BiTE®抗体、CAR-T治疗药效评价、检查点抑制剂分析、抗体依赖的细胞毒性 (ADCC)作用测试和NK细胞调制试剂药效评价等。

当同源模型不行时-体内评价人特异性生物疗法

人生物疗法如免疫检查点抑制剂需要能够表达人源靶点的模型来进行药效验证。尽管同源模型(Syngeneic Models)能够用于抗鼠源免疫检查点抑制剂的检测,此类模型由于种属差异的原因不能用于人生物疗法。

中美冠科生物因此开发了 HuGEMM™ 平台。这一独特平台能够在带有人源药物靶点的免疫健全小鼠中体内评价特异性人生物疗法的药效。举例来说,我们可以利用对应的人源蛋白取代鼠源靶点蛋白。

HuGEMM 模型能够为客户的研究项目提供适用于PD-1,CTLA-4的人源免疫治疗靶点模型。目前CD137、TIM4、PDL1和OX40 正在进行显型验证,很快可以提供服务。 另有一系列其他免疫肿瘤学靶点模型 正在开发。 我们的 HuCELL™ 姊妹平台适用于以肿瘤细胞上表达的蛋白为靶点的受试药物,该平台采用经过修饰的可以表达PD-L1等人源配体的鼠源肿瘤细胞。

经过全面验证的模型为客户数据提供信心保证

我们的所有人源化模型均经过全面验证,包括治疗数据,免疫分型和表型分析。为我们的完整的体内 免疫疗法转化医学技术平台 提供信心保证。

为满足您的临床前研究需要选择恰当的人源化免疫肿瘤学模型,请联系我们,以获取更多信息和专业协助。